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中国投资界 > 人物 > 正文

倪光南:投资芯片产业不要期待一两年就取得回报

时间:2018-07-16 23:52:25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作者:王艺锭 黎明
编者按:集成电路芯片的生产,要有长期的准备和投入。

“自主可控是前提,没有自主可控无法谈其他安全。”7月11日,在寻找中国创客第四季夏季峰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计算机专家倪光南通过视频致辞,强调了自主可控问题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要达到技术安全的要求,首先要把自主可控问题解决。对于芯片产业的发展,他表示,芯片制造接近于传统产业,需要一二十年都保持恒心做下去。同时,他希望投资圈能用长远的眼光投资芯片产业。

金句速览:

对于将来一些重要的项目,首先看产品、服务满足不满足自主可控的要求。如果不满足,即使性价比不错也不可靠。

“中兴事件”让大家感受到芯片的重要性。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没有核心技术,形象的说就是“缺心少魂”。如果把芯片比喻成人的心脏,魂就是指基础软件,没有心脏、没有灵魂当然不行。

集成电路芯片的生产,要有长期的准备和投入,不要期望一两年、两三年就取得回报。希望投资圈能够真正把资金用在需要的地方,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要都把资金投入到比较容易见效的、短期能够见效的项目上。

7月11日,倪光南院士因重要会议未能亲临峰会现场。峰会前夕,我们就“中国芯”等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以下是倪光南采访实录,经寻找中国创客整理:

谈自主可控:没有自主可控就没有技术安全

“中兴事件”以后,大家对自主可控的问题特别关注。

网络安全是个复杂的问题,和技术、规章制度、管理、人员等都相关。但在多个因素中,技术安全特别重要,没有技术安全,意味着在网络安全其他方面的措施可能都没用。所以我们要通过技术安全,达到网络安全。

技术安全也需要多方面措施,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自主可控。网信产品和一般产品,例如传统的工业品、农业品有很大差别。传统产品的安全很容易度量,通过评估就可以知道,而且可以计算,这些是传统安全。而网信安全属于非传统安全,它们之间的一个很大差别在于可控性。

例如一辆汽车,如果油没耗完,零件、轮胎没到使用年限,它都可以安全使用。但是一个网信产品,例如无人驾驶汽车,它安全与否很大程度上在于有没有被黑客攻击,假如这辆车被黑客攻击,车可能被人开走,或者撞到什么地方。这种可控性就是网信产品和传统产品很大的不同。

概括来说,网信产品的安全可控其实讲了两个领域的事,一个是安全,和传统意义一样。另外一个是可控,可控应该是网络产品所特有的。所以网信安全特别要强调这两方面。

我们为了达到技术安全的要求,首先要把自主可控解决,然后再解决安全可信。

但是自主可控是前提,没自主可控谈不到其他的安全,就像我刚才举例的无人汽车,如果掌握不了控制权,有轻易被黑客攻击的可能,那么谈不上安全。

按照这个思路,我建议将来重要的一些项目、一些计划,无论是制定规划、招投标,或者是验收、评估,都应该把自主可控作为评估的一个维度。

可以设想的是,对于将来一些重要的项目,首先看产品、服务满足不满足自主可控的要求。如果不满足,即使性价比不错也不可靠。如果事先就知道有些产品、有些解决方案只依赖某一家公司的产品,那么我们可能需要事先找第二种渠道来源,或者类似的原料、器件。有这个观念,就会有备案方案,必要的时候可以顶上,不至于造成整个生产停顿。

回顾“中兴事件”,也证明如果我们能够把自主可控作为一个制度,贯彻在网络安全的评测当中,能够比较有效的避免或者减少“中兴事件”的损失。

谈芯片研发:补齐短板需要时间,不能急功近利

“中兴事件”让大家感受到芯片的重要性。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没有核心技术,形象的说就是“缺心少魂”。如果把芯片比喻成人的心脏,魂就是指基础软件,没有心脏、没有灵魂当然不行。

为什么我们现在要重视芯片?因为芯片产业不能一蹴而就,要突破一个很重要的核心技术需要投入很大努力。

这里有两个问题要注意:

第一,要注意芯片产业也要加以分析,因为芯片产业作为一个产业链是比较长的,覆盖范围很广,从上游到下游各个环节都要仔细分析。

在芯片设计方面,中国做得不错,中国芯片设计公司的数量肯定是世界上最多的,我们能够设计出很优秀的芯片,比如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用的芯片就是自己设计的。

目前我们的短板主要集中在芯片制造,包括制造工艺、材料、装备、测试、封装等一系列配套产业的各个环节。

第二,要补齐这方面的短板,它的一个特点是需要大投入。

集成电路制造是一个资金密集、人才密集、技术密集的产业,国家已经花了1400亿第一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社会资金更多。第二期国家将继续支持,相信会带动更多社会资金。

除了资金方面,还需要加强人才、技术方面投入。而像原材料、装备等比较接近于传统产业,它的发展需要时间,我觉得要把集成电路制造发展起来,还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不能急功近利,要踏踏实实去做。

我们要有决心,要把包括集成电路制造、芯片制造这个短板补齐,坚定不移地做。我们要保持恒心,创新从来就是九死一生,芯片制造又接近于传统产业,需要一二十年都保持恒心做下去。此外要找准重心,要真正能够发挥好我们的优势,比如说利用体制的优势,集中力量去突破芯片短板,而不是把资金等分散到很多项目,结果都做不好。

当然也要结合市场机制的优势,我相信我们能够更快、更好的补齐这个短板。“中兴事件”应该加速了我们推进芯片产业发展的进程,也加大了我们在这方面的投入力度。

谈技术创新:国家产业政策和企业创新至关重要

要实现自主可控,加强基础技术研发,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从国家层面来说很重要。

有人说市场经济主要是市场这个手就可以,其实并不完全,我觉得政府在产业政策方面的布局非常重要。

在2000年,国家为了支持软件和集成电路发展,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印发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文件,这个文件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产业政策,给软件企业提供税收优惠。这一条政策使软件产业有了飞速的发展。

根据工信部的统计数据,同口径统计,2000年整个软件产业的销售总额是590亿,到了2017年达到55000亿。18年增加了差不多100倍。从这里可以看到产业政策的重要性。所以补齐芯片短板,国家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国家的产业政策,包括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以及其他相关的一些优惠政策,对于这个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我们历来的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要学习两弹一星的航天精神,这个体现在北斗上非常明显。卫星导航系统既需要航天技术,也需要网信技术。在促成这两大领域的融合方面,举国体制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应该学习北斗的经验,强调国家在一些重大项目,比如补齐芯片短板这样的重大领域上的主导作用。

当然,我们希望能把市场机制很好的结合起来,两者的优势都能发挥。

此外,企业作为创新的主体,应该发挥企业的作用。任何事情没有企业作为产业主体,任何国家或者其他单位都做不了。

中国的企业随着能力的增强,现在已经能够做更多的事,发挥很好的作用。比如在信息领域的全世界排名,中国的公司已经占了相当的分量。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兴事件”以后,很多公司原来不是做这行的,例如BAT这类并不是以芯片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也纷纷表示要投入、要发展中国的芯片产业。这表明企业的眼光越来越长远,能力也越来越强。

我相信随着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的增强,随着它们意识的提高,一些短板可以更快的弥补。

谈资本投入:芯片项目周期长投入大,要有长远眼光

在推动创新时,资本有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对于一些关键的项目。

对于软件的项目,我们往往把人才放在第一位。但是在芯片项目,资金的作用很大,没有资金的话,人才也发挥不了作用。

中国很多投资人过去往往感兴趣的是一些容易短期见效的(项目),例如房地产。而芯片这类项目周期比较长,不像有些项目几年就看到回报,而且投入量也很大,一条普通的生产线可能(要投入)两三百亿。

比如做液晶屏的京东方,现在在世界上很有影响力,但是它大概做了十年才有利润。所以投资芯片产业,特别是制造类的,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和十年左右的眼光。

其实这不奇怪,传统产业都这样,比如说空客到了三四十年以后才有利润。我们宁愿把芯片产业生产的部分看作是接近于传统产业。

集成电路芯片的生产,要有长期的准备和投入,要用一二十年的眼光,不要期望一两年、两三年就取得回报。我希望投资圈能够真正把资金用在需要的地方,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要都把资金投入到比较容易见效的、短期能够见效的项目上。



责任编辑:touzjsy
返回首页
标签: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