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中国投资界 > 金融 > 正文

比特币挖矿背后:亏损两年利润再翻134倍,区块链创业,暴利超想象

时间:2018-01-22 23:21:53 来源:猎云网 作者:董璐

暴利超贩毒、一币一平米。这个曾为无数人创造惊人财富的比特币此刻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自己在政策下的命运。而作为其背后“星探”挖矿人和更为背后的矿机研发生产商来说,亦有一颗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世界第一台矿机横空出世,最快两天回本,一机难求、价格炒至40万元

如果你在淘宝上买东西,店主写着不承诺发货日子,不做销售服务,不接受更改收货地址,即使最后不发货也不退款。对于习惯了平日里客服无微不至、面面俱到服务:“亲,拍下马上发货哦”、“亲,7天无理由退换呢”、“亲,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呢”……大多数买家们一定会迅速左上角退出,然后可能还要骂一句傻X,并嘲笑这个店主一定是穷疯了。

然而,这个店主不但没穷疯,现在其公司估值还超过30亿,已于2017年8月申请挂牌新三板。店主江湖人称“南瓜张“,是中国比特币“四大天王”之一。2012年12月,他不仅凭着这个”霸王条款“在几天之内拿到了单价达9200元的数百个订单,而且这时候的他还是个即将年满30但是整日窝在宿舍看动漫的技术宅男。

就在其以”ngzhang”的ID(“南瓜张”的由来)在论坛上声称“自己正在研发一种ASIC芯片,品牌名为阿瓦隆,专门进行比特币挖矿,算力将是普通电脑的数千倍”的一个多月后,阿瓦隆一代在众人“这是一场骗局”的担忧下横空出世了。而店主“南瓜张”也毫不拖延地发货了。

这个外形简单、像个盒子一样的“东西”不仅是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挖矿机,而且也成为了此后推动中国能够垄断比特币矿业的“神器”。阿瓦隆矿机去掉了一切不需要的功能,全部目的就是用最大功率来计算。按照当时全网算力水平,一台阿瓦隆矿机每天平均可以挖出超过10个币;同样按照当时行情算,购买者基本两三天就能回本。以至于阿瓦隆矿机后来经人倒手,一度被炒到40万元一台。

阿瓦隆最新矿机

去中心化带动全民参与:三个月出货1500台矿机后,半年再生产80万芯片

2013年1月,“南瓜张”成为比特币中心世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在阿瓦隆一代发售的同期,期两家美国的竞争对手(BFL 和Basic),前者因为芯片设计问题几乎推迟了1年时间发货,后者则直接跑路。国内另一家ASIC矿机供应商则把重点放在了自己的股票上,只出售少量低效能的ASIC矿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阿瓦隆处于风风火火的“独孤求败”销售期间时,“南瓜张”团队却于3个月后宣布:终止整体矿机的销售,只专注于芯片的研发和生产,并在网上开源了Avalon矿机除芯片以外的所有硬件解决方案。但猎云网(ilieyun)看到,事与愿违,在芯片产量稳定后,团队又回到了矿机硬件市场,并成立了专门负责组装终端矿机的子(孙)公司,且目前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依然是矿机销售。

当时尚处于“少年得志、技术为王”的南瓜张说,“比特币的核心价值是人们对自由的向往,比特币挖矿不应该被少数人所控制。”截至2013年4月,阿瓦隆前三批的总供给量一共为1500台。显然,这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在供应链难以跟上的情况下,专注生产芯片确实是一个非常具有商业能力的决定。同时,南瓜张和阿瓦隆芯片研发合作伙伴作为创始人各出5万块钱,共同注册公司——嘉楠耘智。南瓜张即张楠赓,合伙人即李佳轩。根据约定,其二人管理公司的日常经营,对公司有决策权,改为股份制后对公司董事股东会与董事会产生重大影响。之后引进的技术合伙人刘向富并不参与公司管理,三人签订《一致行动协议》。

截止同年9月底,嘉楠耘智团队大约发出了80万个第一代芯片。比起之前四位数产量的矿机,芯片的大量售卖则彻底打破了个别公司和少部分人控制挖矿的局面,进入了全民挖矿时代。不仅一定程度上炒火了比特币,也进一步印证了比特币去中心化、人人都可挖掘的理念。

嘉楠耘智展厅

4名销售年完成12亿人民币,他们说18年要完成100亿

尽管2013年3月开始,因为突然出现的大量挖矿人员和比特币价格暴涨的循环,将比特币普的概念普及到了普通人群中。但事实上,早在几个月前,比特币出现了第一次的产量减半。熟悉比特币的人都知道,这每四年出现一次的产量减半意味着挖矿难度的增加。因此,在同年9月,嘉楠耘智宣布鉴于挖矿难度的增长以及其他厂商生产技术的进步,将对6月份以前的订单进行全额退款,并承诺在以后将不再提供预售,只提供现货的销售。同时宣布采用55nm技术的Avalon第二代芯片已经研制成功,将在10月份出货。并进行了第一代产品清仓活动,根据当时的售价,回本时间最快时仅4天。于是又在比特币江湖中掀起了一次狂欢。

从2013年到2017年,嘉楠耘智核心团队分别成功研发并量产了110nm、55nm、28nm、16nm四代芯片。随着几次大量投入研发费用的技术改进,其在引进合伙人和股东的过程中先后增资十次,两次股权转让,最大单笔融资在17年5月,达3亿元人民币。根据其挂牌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内容,目前股东已达16人,其中创始人张楠赓、李佳轩以各占15.5244%为持股比例最高方,加上创始团队刘向富的15.4315%,三人持股比例超过46%。

而由于研发费用的大量投入,南瓜张团队在注册公司前两年始终处于亏损,直到2015年才开始有两百多万的盈利。而随后在16年全年营业收入达3.1亿多,净利润超过5800万。根据近期媒体报道,其17年全年营业收入超过12亿元,净利润超过3亿元。两年时间,嘉楠耘智净利润翻了134倍。另外,其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在接受采访中称,以上业绩仅仅依靠4名销售人员。他对2018的预计是:突破100亿营业收入和50亿利润。

财务_副本

区块链技术的1.0到3.0:矿机销售占近百分百收入,团队要进入“智能合约”和“万物互联”

尽管南瓜张从一开始高调的宣布终止矿机销售并专注芯片生产,其目前公开的主营业务也是专用集成电路芯片及其衍生设备的研发、设计以及销售,并提供相应的系统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但从成立专门负责组装终端矿机的子(孙)公司来看,团队显然没有放过这块肥肉。根据报道显示,截至2017年4月末,公司累计售出阿瓦隆系列矿机约为16万台,占据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市场的22%,是世界排名第二的比特币矿机生产商。矿机销售几乎占据了嘉楠耘智100%的收入。

而作为技术创业团队,“南瓜张”好像并不甘心。目前来讲,尽管比特币行业已形成完整产业链,是区块链技术领域最成熟的应用,但对于被称为又一次技术革命的区块链技术,绝不会仅应用于虚拟货币。关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关系,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这样比喻道:“比特币如果是灯泡,那区块链就是它背后的那张电网。”

从“灯泡”切入,瞄准“电网”市场,也是其目前重点方向之一。团队将区块链分为1.0、2.0和3.0。1.0 应用在数字货币上,包括比特币以及莱特币、以太币和狗狗币等“山 寨”数字货币,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构建了一种全新的去中心化的数 字支付系统; 2.0 中则加入了“智能合约”的概念,使得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从单一的数字 货币领域向其他的金融领域扩展,可以用于股权、债权和产权的登记、转让,证券和金融合约的交易、执行,甚至博彩和防伪等等; 3.0的应用领域则扩展到了整个社会,包括了身份认证、公证、仲裁、审计、域名、物流、医疗、邮件、鉴 证、投票等其他领域中来。

这样看来,区块链技术已经成为了“万物互联”的一种最底层的协议。因此,嘉楠耘智也几次有意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比如从2015年就开始布局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其区块链计算芯片技术与人工智能的三要素:算法、数据、计算力不谋而合。芯片带来基础设施,为其底层算力行 业发展形成了支撑;同时由于所有类型区块链的底层基础设施都是由专业芯片公 司所提供的算力。这也是其公司一直在为产品拓展应用领域,也有可能借此爆发的原因之一。而根据最新消息, 2017年12月19日,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并同时发布了采用其芯片技术的8K裸眼3D高清电视机。

全球首款裸眼3D超高清8K电视_副本

“原罪”难脱,多国加强比特币管控,涉足企业资本之路不明

日前,尽管区块链名声大噪,在创投圈一夜之间炒作无数,创业者和资本大鳄们仿佛又一次看到了“淘金”暴利的机会。但随之而来的各项监管政策也让业内舆论呈现“两极化”,到底是“风口”还是“骗子”则争议不断。根据报道,最近多国政府试图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的管控力度,包括禁止比特币企业上市、担忧价格高企构成泡沫;韩国拟禁止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俄罗斯计划推出官方的加密货币,防止资金通过比特币流出国内;以及一直作为全球最活跃、也是最大比特币交易市场的中国,不但早在17年9月就全面取缔ICO和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场内交易,且像内蒙古、四川等因电费低廉一直是挖矿大省的地区也已经在清查中,监管层正逐步取消电价、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并引导其转型为“大数据企业”。

另外,自2018年1月以来,黑龙江、湖南、河北、广东等多个省份均出现了比特币场外交易、比特币矿机交易相关联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

鉴于中国政府对虚拟货币一向严谨,目前接二连三的大动作下,不少矿场纷纷选择迁至国外。据传,国内第三大矿池莱比特(BTC.Top)和第四大矿池微比特(ViaBTC)已经开始着手迁移海外事项,莱比特正在加拿大开设分部,而微比特则已在冰岛和美国设立了业务。这对于近年来95%上销售收入来自国内市场的嘉楠耘智来说似乎是不小的打击。根据其公开转让说明资料, 400 余个的客户中 97%以上都来自国内,主要分布在四川、云南、内蒙古等电力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区。

事实上,此次嘉楠耘智申请挂牌新三板并非其首次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A股公司鲁亿通就曾计划并购嘉楠耘智。当时,鲁亿通计划以30.6亿元、溢价14倍的估值并购嘉楠耘智。不过并购被疑借壳并不顺利,在鲁亿通发布并购计划后,曾多次被深交所发函问询,最终并购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不过尽管作为区块链相关产业中最为权威和高新的企业之一,嘉楠耘智的资本之路走的并不顺利还前途不明。但是猎云网(ilieyun)还是看到,此次申请挂牌新三板的企业中涉足区块链的并不只嘉楠耘智一家。

比尔盖茨曾说过,我们总是高估今后一两年内将要发生的变革,总是低估未来10年将要发生的变革。对于风口年年有的互联网江湖,只能冷静分析、运气并存了。



责任编辑:touzjsy
返回首页
标签:
精彩图片